现代都市里的古风造型师:“汉服不仅是服装更是传统文化载体”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1-01-11 10:42   2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
▲穿上汉服的钟美华。受访者供图

▲钟美华(后排右)和同事在为顾客设计妆容。深圳晚报记者 张焱焱 摄

深圳晚报记者 王新根

“越罗衫袂迎春风,玉刻麒麟腰带红。”风和日丽的日子里,在深圳湾公园、莲花山公园等景点,很容易看见身着汉服的人,或三三两两、或成群结队地行走在蓝天碧水之间,穿梭于林立高楼之下。汉服热的兴起催生了许多新职业的诞生,钟美华所从事的古风造型师就是其中一个。她和朋友经营的暮雪卿衫汉服体验馆开业一年多,便已成为深圳文化艺术类的人气商家。言谈中,钟美华从不讳言自己想赚钱,但选择这个行业,她更多地是出于热爱,展示这份古韵之美。

“深二代”为爱好创业 商业“新物种”获认可

位于罗湖老城区的百货广场大厦是一座颇有些年头的老建筑,光顾这里的却以年轻人居多,猫咖、密室逃脱、VR体验馆___这里汇聚了各式潮玩商家,暮雪卿衫便位于17楼。

亭台楼榭、琴棋书画,穿上唯美的汉服置身其中,古韵的优雅尽显于举手投足之间。暮雪卿衫主要是为汉服爱好者提供造型、穿搭和拍摄服务,产品价位从168元至799元不等。

“和外界的认知可能有些不一样,我们的客户涵盖了很广的年龄段,不管是12岁的小女孩,还是60多岁的老奶奶,都是常客。”钟美华表示。

她是个“深二代”,40年前父母就来到深圳打拼。40年后,她跟随父辈的脚步,在这个城市里再一次出发。

一个“合格”的创业故事似乎少不了一见定情的时刻。在和汉服结缘之前,钟美华和合伙人廖珑芸都从事销售工作。廖珑芸结婚的时候,突发奇想要举办一场汉服婚礼,她们第一次接触汉服,便为这优雅的美丽所折服。彼时汉服热在国内一些城市已经兴起,他们认为这是一个空间巨大的蓝海市场。

2019年中旬,暮雪卿衫开张营业。在深圳,汉服体验馆是一个商业“新物种”,钟美华他们进入的是一片“无人区”。刚开始的时候,两人完全不懂如何经营,他们只能一步一步摸索,去学习各项技能、探索品牌推广、做社群运营、管理线上用户。她们的专业能力很快得到顾客的认可,暮雪卿衫迅速成长为美团点评上的满分商家,并且位列平台深圳文化艺术商家第一名。

“汉服体验馆并不是买几件汉服这么简单,你需要根据顾客的特点为他们设计合适的妆容、选择匹配的场景。好在我自己以前做的就是美妆销售,另外自己也一直在互联网上进行持续学习,去了解这个群体的内心想法。”钟美华说。

现在,她们每天的时间都被预约、挑选服装、造型、拍摄所填满。看着客人从平平无奇变得明艳动人,钟美华不由得内心欣喜。

服饰背后镌刻着时代印记 在文化与颜值间各取所需

尽管暮雪卿衫收获了极佳的口碑,但钟美华坦言现在的收入并不比创业前多,然而“开心最重要”。

在接触汉服之前,她经常去日本、韩国等地旅游,每一次总会身着当地传统服装拍照纪念。“和服和韩服都是由汉服演化而来,而且我觉得汉服比它们更美,为什么不能得到普及呢?”

入了这一行之后,她了解了许多汉服背后的文化内涵。从秦汉至宋明,每一个时代的汉服都有自己特色鲜明的形制风格:秦汉的肃穆、魏晋的自由、唐代的富贵、宋代的内敛、明代的端庄___服饰,镌刻着时代的印记。

“比如魏晋时期社会比较动乱,这造就那个时代的人比较洒脱,放浪不羁;唐代开放包容,经济相对富足,服饰便雍容华贵;宋代儒家文化发展成熟,思想相对保守。这些时代背景也塑造着各个历史阶段的妆容特色。”

因为职业原因,她很关注古装剧里的服化道设计。她表示,古装和汉服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前者更关注拍摄效果,可以天马行空;后者则必须有所依据,不能过多地悖于时代规律。“有一些古装剧在服化方面还是比较考究的,还原的比较好,比如《清平乐》和《大明风华》。”

对于一些资深爱好者来说,汉服的设计和搭配几乎成为一个“学术问题”。叶子接触汉服已有10年时间,只要场合合适,叶子都会身着汉服,她认为汉服对身体的修饰优于现代服装,且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一个人的气质。在她加入的汉服群里,大家基本都在讨论各式服装的版型、绣花、材质等问题,那些复原度极高的汉服,往往和我们在外面所看到的有所不同。

当然,多数人仅仅是为汉服的“颜值”吸引没有深入汉服的文化肌理,在叶子看来,大家各取所需就好:“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,对于大众爱好者来说,根据需求对汉服做适当的创新无可厚非,这样更有利于汉服文化的传播。”

“我们更需要做的是去复兴去创造性转化,而不是复古。”钟美华补充。

因为是一项关于“美”的小众爱好,汉服圈的性别比例相当悬殊,曾伟就属于“少数”的那一方。和深晚记者见面时,他着一身红装,梳着古式发髻,神态从容。

他并非从来如此。“一年多前第一次穿出去,当时非常紧张,人们不停地盯着我看,有一次还被路人谩骂。现在大家见多了,就不怎么好奇了。”

回老家时,他也会穿上汉服,为此被家人“嫌弃”过。直到有一天,他说服母亲穿着他的汉服(男女皆适款)拍了一个抖音,母亲直呼“真香”,家人对他的偏见得以改变。

深圳汉服风潮起步较晚 作为传统文化载体市场空间可观

在普及之后,汉服文化也从早期的圈层精神需求,逐渐外化成一种时尚穿搭、消费符号。

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《2020Q1中国汉服市场运行状况监测报告》,2019年汉服爱好者规模达356.1万人,同比增长74.4%;仅汉服市场销售额就达45.2亿元,同比增长318.5%。

“汉服最终能成为一种大众时尚,在于它不仅是一种服装,更是传统文化的载体。小到幼儿古诗、古筝兴趣班的流行,大到线下火热的汉学运动,都显示出汉服在文化传承活动中扮演的重要角色。”艾媒咨询创始人兼CEO张毅告诉记者。

而对于深圳来说,汉服经济仅仅是处于起步阶段。深晚记者了解到,西安和杭州等城市的汉服热度从2016年就已经起来了。比如西安的西塘文化周已经举办了七届,2019年活动期间,实名着汉服参与人数突破10万人,游客量22.5万次,通过短视频,现场情况在网络上得到了很好传播。

钟美华告诉深晚记者,深圳的汉服风潮是从2019年开始兴起,目前没有举办过比较重大的活动,“可能因为这座城市节奏比较快,在历史深度上,深圳和西安、杭州相比也有一定的差距。”

为了推广汉服文化,钟美华在节日期间经常穿上汉服,去户外展示这份古风之美。

“每年三月份的时候,我们会举行‘花朝节’祭祀,一般在莲花山或者仙湖植物园等风景优美的地方。这一天大家都穿上华丽的汉服,用文言文来祭‘花神’,我们会给围观市民介绍什么是‘花朝节’,并且向他们翻译祭文的意思。”叶子说。

深晚记者查阅资料了解到,“花朝节”曾经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中华民族传统节日,其风俗多是郊游雅宴,盛唐即有此风,参加者多是些文人墨客,有时也有亲朋好友,在观景赏花中饮酒赋诗;自北宋开始,其活动又有了新内容,增加了种花、栽树、挑菜(采摘野菜)、祭神等,并逐渐扩大到民间的各个阶层。

传承与创新,这也是钟美华正在做的事情。